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暴力强奸 > 凶残迷奸

2021-04-28 13:54:02


我今年50岁。有一个儿子,25岁,刚结婚两个月,我媳妇叫肖艳,23
岁,人如其名,我儿媳妇长得娇艳无比,活象成熟的水蜜桃,娇艳欲滴,齐耳短
发染成淡红色,一双媚眼勾人心魂,脸蛋娇美白皙,湿润的红唇透出性感。
如藕般的双手洁白细腻,腋下的毛刮得乾乾净净,35D的大奶像小白兔一
样弹跳不停,小腹平坦,23D柔软的腰肢盈盈一握,36D的大白屁股浑圆挺
翘。白嫩的大腿,洁白细腻的脚丫肉乎乎的,脚趾涂了淡淡的趾甲油,稀疏的阴
毛顺伏地覆在三角地带,下面露出粉嫩的骚穴。为何我连媳妇的秘密地方都如此
清楚呢?
因为我虽然是她公公,但我也是个好色的公公,常偷窥她洗澡,只是苦於老
婆和儿子在身边,没机会大快朵颐,只好在梦中楼着娇美的儿媳翻云覆雨,第二
天起来短库都是斑斑精液。
机会来了,由於儿子公司组织员工到外地旅游,大约一个星期,我老婆也去
了,儿媳妇要值班,没去成。本来老婆要我也去的,可我借口有事走不开,没去。
这样家里只有我和儿媳妇俩人。机不可失,我决定当晚就付诸实施我的淫媳计划。
吃过晚饭,我把加了春药的牛奶递给媳妇,媳妇不疑有它,边喝边和我聊天,
这是种慢性春药,慢慢挑起女性的情欲,药效很久,它能催发人的情欲而不发狂,
有种欲迎还拒的味道。
这时媳妇站起来说:「公公,我先去洗个澡。」
「嗯……洗完和我聊聊天。」望着儿媳妇诱人的身子我色眯眯的说。
媳妇回头说:「好呀!呆会媳妇陪你边看电视边聊天。」一扭一摆走进她的
卧室。
我也快速洗了个澡,只在外面罩件睡衣,来到客厅见媳妇还没出来,就点燃
一根烟,心里盘算着等下怎样调逗儿媳,想起儿媳白皙丰满的肉体,我下面的鸡
巴忍不住翘了起来,我悄悄来到阳台端张凳子放在窗口下,站上去悄然拉开窗帘,
里面的情景让我这个色公公血脉喷涨,只见儿媳光着身子站在花洒下,白得耀眼
的肉体晃的我眼花,她一只手的手指深入紧窄的嫩穴搅动,伴随着溅出些淫液,
另一只手揉搓着胸前挺立的肥白大奶,眯着媚眼,嘴里吐出诱人的呻吟声。
看到这样的情景,我知道春药生效了,忙奔进客厅,拧了拧儿媳妇卧室的门
锁,门反锁着,哈哈,这也难不倒我,我早就配好钥匙了,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,
我到房间拿了把钥匙,就这样我轻易地打开了儿媳卧室的门,进门后我把房门大
开着,轻快地脱掉睡衣,打开浴室的门,悄悄走到儿媳妇身后,儿媳还沉醉於淫
欲中,丝毫不知我的到来,我由后面搂住儿媳,一手抓住一个大肉球搓揉。
「啊」的惊叫一声,儿媳回过头见是我,忙道:「公公!怎么是你!?你怎
么进来的。你想干嘛?啊!不。」
「嘿嘿……宝贝,公公的骚媳妇,你是不是想男人了,让公公来安慰你。」
儿媳挣扎着:「不要,公公,快放开我,我没有想。啊……」
我把儿媳扳过来面对着我,腾出一只手在她骚穴狠狠地搓了几下,然后把手
伸到她面前。
「还说没想,看看这么多骚水。骚穴很痒了吧。让公公的大鸡巴帮你止痒。」
儿媳闻言才感觉到下体被一根硬邦邦的大肉棍顶着,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,
随即娇脸通红,心慌意乱中忘记了挣扎,我见机不可失,左手猛然用力抬起儿媳
的右腿,右手抱紧她的纤腰,儿媳惊惶下怕跌倒,只好伸出白嫩的双手搂住我,
俩人紧紧地贴在一起,感受着胸前大肉球的磨擦,闻着儿媳肉体散发出的体香,
我下体的大鸡巴涨硬得难受,急欲一泄为快,不管了,我挺起大鸡巴对准粉嫩的
骚穴一顶,「噗滋」一声,大鸡巴顺着淫液进入大半,再抽出来用力一顶,大鸡
巴全根进入紧窄的嫩穴,我瞧见儿媳皱了皱眉,接着吁口气。
「哦……公公……不要……求你了……不要搞我……我是你媳妇呀!」
我淫笑道:「公公想你好久了,天天做梦都想着抱着你这个骚货操逼,今天
这么好的机会,公公怎么会放过呢。骚媳妇,你就让公公好好地操吧!公公会让
你舒服的,再说了,大鸡巴已经操进去了,公公岂能放手呢?你就好好挨大鸡巴
操吧!」
儿媳叫道:「可是你是我公公,我是你儿子的老婆啊!这怎么行。」
「哈哈,媳妇你把我当成男人就行了。别管我是你公公。把我当成你老公就
行了。」
我一边说一边用力抽插,在我的努力操干下,儿媳渐渐产生了快感,加上春
药的作用,进入了角色,双手紧紧搂着我,扭腰摆臀迎合我的抽插,嘴里娇声呻
吟。
「啊……好舒服,公公……你的鸡巴好大……嗯……大鸡巴公公……你操死媳
妇了……哦……好爽……」
看着儿媳妇淫荡的媚样,我操得更起劲,就这样操了十多分钟,我也觉得累
了,就把儿媳的腿放下,抽出大鸡巴拍拍她的肥臀:「艳,转过身去,让公公从
后面操你。」
肖艳顺从地转过身,双手扶着镜台,我看她身体成一条直线就说:「腰沉下
去,尽量翘高屁股。」
儿媳照做后回头对我说:「这样可以了吧。」
望着儿媳雪白晃眼的肥嫩屁股,我真想啃咬一番,伸手抱住肥臀说「:对,
就这样,公公来了。」
边说边进入儿媳的蜜穴,又开始猛抽狂插,在大鸡巴抽送下,儿媳的蜜穴流
出大量的蜜汁,紧窄的穴肉紧紧地包裹着我的大鸡巴,看着香汗淋漓的儿媳耸腰
摆臀极享受的淫浪样子,我干得越加起劲,大鸡巴次次到底,肉和肉撞击发出
「叭叭」的声响。
由镜子看见儿媳由於冲击而晃荡的肥白大奶,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不停揉捏,
在我肆意操弄下儿媳欲仙欲死达到高潮,高声淫叫:「大鸡巴公公……媳妇的好
公公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媳妇来了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蜜穴紧紧咬着大鸡巴,并涌出一股热流,我快速抽插做最后的冲刺,终於我
也达到高潮,大鸡巴紧紧顶着蜜穴,欢快地喷洒着浓浓的精液。
事后,我温柔地爱抚着儿媳。
我拉起儿媳说:「艳,让公公帮我的娇美媳妇洗洗。」
在淫药的作用下儿媳没有拒绝,我们翁媳俩站在花洒下互相搓洗对方的身子,
随后我们相拥着走进儿媳的卧室。
柔软的大床上,躺着一丝不挂紧搂一团的两条肉虫,这是我和儿媳妇肖艳,
由於发生了肉体关系及淫药的催化作用,儿媳妇肖艳显得很放荡,艳情四射地和
我亲嘴,一会她伸舌进入我嘴里让我吸吮她的香舌和香津,一会又把我的舌头吸
进她嘴里吸吮,当然我们的手也在对方身上肆意揉搓,我一只手揉搓着儿媳的肥
白大奶,另一只手手指抚摸她的骚嫩蜜穴,至於儿媳蜜穴里流出丝丝蜜汁。
儿媳妇肖艳的手也没闲着,在她一双嫩手的拨弄搓揉下,我软绵绵的鸡巴又
恢复了勃勃生机,昂首抬头一跳一跳的。看了看我的鸡巴,儿媳惊讶的对我说:
「公公你真厉害,刚刚才干过,又射了那么多精液,现在又这么大了。」
我得意地对儿媳说:「公公不是吹牛,公公的床上工夫可是一流的,一晚上
干三,四次没问题,哈哈……」
肖艳道:「媳妇才不信呢!」
「嘿嘿……今晚你试过就知道了,公公干的次数越多,操的时间越久,还保证
次次有足够的精液来浇灌我儿媳妇的骚嫩小蜜穴。嘿嘿……怕只怕我娇嫩的骚媳妇
受不了。」
肖艳答道:「坏公公,你坏死了,操了儿媳妇不说,还这样调笑人家。媳妇
不依。」
说完在我怀里扭动娇躯,两团肉球在我胸部撕磨,看着儿媳娇媚动人的浪劲,
我忍不住翻身而上,大鸡巴挺立在她面前:「来,艳艳,尝尝公公的大香蕉。」
接着把粗长涨硬的大鸡巴塞入儿媳嘴里,儿媳手抓着鸡巴根部,把大半截鸡
巴含进嘴里舔吸,另一只手搓着我的卵蛋,不一会儿媳抬头对我说:「公公你躺
着,这样媳妇好吃你的大香蕉。」
我头枕着床头,看着肖艳的头在我胯下不停起伏,享受着儿媳为我口交,爽
极之下我赞道:「艳艳,公公好舒服,你的含屌工夫很好,含得公公好爽。」
儿媳抬头妩媚地飘我一眼,一幅爽死你的模样。
在儿媳悉心侍弄下,我差点精关不保,忙从儿媳嘴里拉出大鸡巴,说道:
「媳妇你躺下,轮到公公侍候你了。」
望着玉体横陈的儿媳大张着白嫩的双腿,我心动不已,伏身在儿媳下体,先
亲吻小腹,再舔阴毛,接着舔阴唇,再把阴唇吸进嘴里吸弄,过了一会伸舌进入
儿媳粉红色的肉缝,不停地在蜜穴。
肖艳在我的舔弄下淫声连连:「公公……你真会舔穴……媳妇好舒服……哦
……真是会弄媳妇的公公……媳妇的好公公……哦……」我忍不住了,扑到儿媳
身上,抗起儿媳双腿,大鸡巴狠狠插进蜜穴,翁媳俩你来我往,又开始了肉搏战。
一时间肉与肉「叭叭」的撞击声,性器相交的「噗滋」声,亲嘴的「啧啧」
声,以及我的吼声和肖艳的娇吟声,还有大床吱呀的抗议声不绝於耳。
正在我和儿媳妇操逼操得正起劲时,客厅传来清脆的电话铃声,肖艳说:
「公公,有电话,啊……你轻点。」
我回道:「别管它。」
「可能是婆婆她们打来的,不接不好吧。」我想想也对,模样享受极了,我
坐在沙发上松开手让儿媳坐在我的胯间自由活动,我拿起无线电话,果然是老婆
打的,她们已到了旅游地并在酒店住下,在接电话当中儿媳捉弄地上下大力套弄
我的大鸡巴,并把肥白大奶凑向我的脸部,我一边揉捏儿媳的大奶一边和老婆艰
难地通话,儿媳忍不住发出细细的呻吟,老婆要我照顾好儿媳妇,我忙答应说:
「放心,你老公会好好照顾儿媳妇的,公公不照顾儿媳还照顾谁。好了,拜拜。」
言多必失,我挂了电话。双手紧紧抱住儿媳的肥臀上下套弄:「骚货,操死
你。」
肖艳淫浪地:「公公你好坏,婆婆要你照顾儿媳妇,你却这样来照顾媳妇,
婆婆啊……你老公真坏……啊……你猜他是怎样照顾媳妇的……他坏死了……光
着身子正搂着儿媳呢。当然了,婆婆……你老公搂着的儿媳妇也是光着身子……
啊……公公……大鸡巴公公……用力……婆婆啊……你老公正搂着你儿媳妇的光
屁股在操媳妇的逼呢……婆婆……公公真行……鸡巴又大又长……耐力又好……
花样又多……操得媳妇好舒服……哦……大鸡巴操死媳妇了……好公公……哦…
…老公……你老爸比你强多了。」
我没想到儿媳如此骚浪,接过话头说:「是啊……老婆……你儿媳妇比你嫩
多了……又风骚又淫荡……奶子又大又挺……大白屁股浑圆挺翘……骚穴又嫩又
紧……抱着如此美艳的媳妇操逼真舒服……儿子啊……听见你老婆的话了么……
老爸可比你强多了……你以后不在家就由老爸代替你得了……哈哈……你老婆的
身子真嫩……白嫩的屁股又大又光滑……老爸正抱着你老婆的肥臀在操着她的骚
逼……嘿嘿……」
「真爽……真是好舒服……你的大鸡巴操得媳妇好爽……啊……媳妇来了…
…快用力顶……哦……来了……」一股热流淋在鸡巴上,搞得鸡巴一阵抖动。
看见媳妇瘫软在我身上,满足的表情,我说:「艳……公?哪来呢……」
肖艳娇媚地横我一眼:「坏公公……你真厉害……搞了这么久还不射精……
媳妇都快让公公搞死了……」
我把肖艳放倒在沙发上,提枪上马,再次展开大战,直到双方达到高潮,我
才把浓浓的精液浇灌到儿媳的蜜穴里,良久儿媳才说:「公公,抱我到浴室洗一
下。」
我当然遵命,在浴室里儿媳对我的鸡巴又吸又含,把粘着的淫液舔得乾乾净
净,冲洗后才相拥上床沉沉睡去。
半夜起来,我想起摧涎已久的儿媳妇就赤裸裸的躺在我怀里,想着她在我胯
下婉转承欢的浪劲,娇媚的淫叫,下体的鸡巴又抬头,我爬起来打开卧室的灯,
儿媳被惊醒,抬眼看见我赤裸裸的,吃惊地喊道:「公公……你怎么在我床上…
…啊……」
我淫笑说:「媳妇……我不在你床上在哪?你和公公还在床上性交,你忘了?」
肖艳俏脸一红,大概想起我俩激烈的性交。
「不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」我知道药效w过,我决定再干一次,要她臣服在我胯
下,以后好随时随地让我搞。
我搂紧一丝不挂的儿媳妇:「艳……让公公再好好爱你一次。」
大鸡巴插入依然湿滑的蜜穴,儿媳边挣扎边道:「不要……公公……不要搞
我……我是你儿媳妇呀。」
「儿媳妇又怎么样,再说你已经被公公操过了,多一次又何妨。你刚才多舒
服,多淫荡,来吧!家里又没外人,别人不会知道的。」
肖艳想想也是,反正都让公公操了,一次也是操,十次也是操,便放弃挣扎,
娇声说道:「那你轻点干,别那么用力……哦……要死了……顶到人家花蕊了…
…你轻点……儿媳妇让你操就是了……啊……公公……你的鸡巴好大……大鸡巴
公公……操得儿媳好难受……好舒服……哦……」
我见儿媳同意了,就放慢速度,时而轻抽慢插,时而狠拉猛顶,直操得儿媳
欲仙欲死,紧紧搂着我浪叫不止。
我把儿媳妇散发淡淡香气的白嫩脚丫放进嘴里吸嗅舔弄,大鸡巴在蜜穴里快
速进出。
「骚媳妇……公公的鸡巴不错吧……操得你舒服吧……」
「嗯……大鸡巴公公你真好……操得媳妇好舒服……媳妇爱死你了……啊…
…啊……」
「那以后天天让公公的大鸡巴操你的嫩穴怎么样?」
「嗯……以后媳妇天天让公公操媳妇的穴……」
「那这几天你请假在家,不许穿衣服光着身子和公公睡觉,让公公操好不好。」
「好的……媳妇这几天不上班,天天光着身子让公公操……让你操个够……
啊……儿媳妇天天陪公公睡觉。」
在你来我往中,差不多搞了一个小时,在肖艳第三次高潮时,我也忍不住了,
抱紧儿媳的肥臀狠命抽插几下,一股浓精一泄如注……
早晨我又搂着儿媳妇雪白娇嫩丰满的肉体干了一炮……
从这以后儿媳妇肖艳完全臣服在我这个色公公的胯下,只要没人,任何地方
都成了我们翁媳俩的性爱场所,卧室,浴室,书房,床,书桌,沙发,厨房,地
板上,汽车里,野外,都留下我俩做爱后流出的斑斑痕迹……

几组灯光全部打开,房间顿时亮如白昼。
房间的格局与刚才那间相仿,一侧摆着影音娱乐设备,一侧是酒橱,中间放着一组圆形沙发,只不过中间没有茶几。
蔡鸡按下开关,沙发中间的地毯滑到一边,露出一个深坑。
坑是临时掘出的,做工仓促,虽然铺着黑色的地毯,仍能看到不少泥土。装饰一新的包间里藏着这样一个土坑,让人意外,但更让人意外地是土坑中筑着一座三角状的水泥墩,形状宛如金字塔。
黑色的速凝水泥还有些潮湿,在水泥墩三角形的平面中央,嵌着一团白色的球状物。圆球中间有一道凹痕,里面张开一个红色的圆洞,看上去似乎是某种熟悉的物体,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曲鸣带着杨芸走到水泥墩的另一面,入目的情景使杨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一个女生彷佛从水泥中钻出一样,露出半具身体,她上身依着水泥墩的斜棱挺起,一半都嵌在水泥中,只露出脸部和高耸的双乳。乳房以下被水泥吞没,柔软的肉体嵌入其中,与坚硬的水泥融为一体。
杨芸这才意识到,最初看到的白色肉球是这个女生的臀部,她的身体被浇铸进一整块水泥中,就像被关进一个永恒的牢笼,甚至连挣扎都不可能,只能慢慢等待死亡的来临。
水泥墩的尖顶挂着一瓶液体,输液管低垂下来,从女生的颈外静脉刺入,她就靠着这些营养液维持呼吸和生命。过量的输液使她皮肤极为润泽,两只乳房仿佛灌满水的皮球,乳头被人捏弄得又红又肿,比正常人胀大了两倍。
她闭着眼,口中塞着一只衔口球,不时发出微弱的呼吸。
「看到了吗?这就是惹恼老大的下场。」蔡鸡说:「小美女,你想不想也变成这样子?我们把你放进模具里,然后浇上水泥,让你跟她一样,只露出乳房和屁股,像玩具一样摆在房间里,谁想肏就能肏……」杨芸恐惧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这样像玩具一样被人恣意玩弄,连死亡也变成一件奢侈的事。
蔡鸡拿出一支注射器,似模似样地弹了弹针头,然后跳下土坑,扳起女生的屁股。杨芸这次看清楚了,那个圆张的红色肉洞是女生的肛门。由于长久没有饮食,她体内的秽物都排泄一空,蔡鸡掏挖几下,肠道里淌出的都是混浊的精液。
女生惊醒过来,塞着衔口球的嘴中发出「唔唔」的声音,竭力摆动身体。但她的挣扎表现出来的,只有那只孤零零嵌在水泥上的屁股一缩一缩。
蔡鸡把精液抹在女生屁股上,笑着说:「还是暖的呢。」他分开女生被肏肿的阴唇,银亮的针头刺进肿胀的红肉。女生发出痛楚的闷叫,红肿的生殖器一阵颤抖,接着排出大量液体。
蔡鸡拿起一根木棍,捅进女生体内,用力抽送起来。女生翘着屁股,红艳的肉穴被木棍塞得满满的,随着木棍的进出,淫水像撒尿一样四处乱流。
巴山扔下杨芸,跳到坑里,从蔡鸡手中接过棍子,拔出来朝女生臀上敲了两记,打得那只饱含水分的大屁股一阵乱颤,然后捅进女生屁眼儿里来回乱搅。那只悬在空中的白臀像一只水淋淋的肉球,被一根木棍搅得乱晃。女生「呜呜」叫着,被打过催情剂的阴部不停滚出液体。
「大伙已经搞过你了,多一次、少一次有什么分别?反正又不是处女,怎么做,跟谁做又有什么关系?现在你男朋友也不要你了,除了加入我们,你还能做什么?你看她。」蔡鸡取出女生的衔口球,那女生喘着气,眼睛直勾勾望着杨芸,用僵硬的声音说:「救我……」蔡鸡重新把女生的嘴巴塞住,「况且加入我们也没什么不好。像景俪老师,不就自愿做了我们的女人吗?」杨芸脸色雪白,咬着牙一声不响。
巴山把木棍插到女生肛中,按住土坑边缘「腾」的跳了出来,露出狰狞的面孔。杨芸心一下子悬了起来,不自觉地战栗着。
巴山狞然一笑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然后猛然扯开杨芸的上衣,抓住杨芸一只圆硕的乳房,张口咬了下去。
「我愿意!我愿意!」杨芸尖叫起来。
巴山尖利的牙齿咬住乳肉,彷佛要一口吞下她的乳房。
曲鸣好整以暇地问:「你愿意什么?」杨芸哭叫着说:「我愿意当你们的女人,我会乖乖听你们话……哎呀!不要吃我!」杨芸上衣敞开,一只乳房被怪物一样的巴山咬住,雪白的乳球在齿缝中被咬得凹陷变形,传来阵阵剧痛。
「那么你挑个人,来跟他做爱吧。」杨芸怕极了巴山和曲鸣,她忍住痛楚和恐惧,战战兢兢地指了指蔡鸡。
曲鸣吹了声口哨,巴山松开牙齿,「蔡鸡,这小妞爱上你了。」蔡鸡慢条斯理推了推眼镜,「那是因为我长得够帅。小美女,就在沙发上搞吧,我喜欢背入式。这种体位你也很熟悉吧。」杨芸摇摇晃晃爬到沙发上,一只乳房从撕开的上衣间滑出,上面被咬出的牙印清晰可见。她哭得鼻尖红肿,精致的脸颊上布满泪痕,她一边哭泣,一边听话地趴在沙发上,乖乖解开裙子,褪下内裤,把少女的秘境展露出来。这样的举动她并不是第一次做,但这是她第一次在清醒状态被迫性交,给她带来的震撼和羞耻不啻于失去处女。
蔡鸡比了个胜利的手势,然后得意洋洋地伸手摸住少女的阴部,像玩弄妓女一样肆无忌惮地玩弄起来。杨芸两手撑在沙发上,双膝并在一起,翘起圆润的雪臀,像母狗一样被他玩弄私处,羞耻地浑身颤抖。
蔡鸡挺起阳具,在少女臀上敲了敲,「叫老公,要骚一点。」杨芸哽咽着挤出一丝笑容,「老公,来搞我……」在少女的哭泣声中,蔡鸡大笑着进入杨芸体内。
曲鸣和巴山坐在一旁观看,这样摆平杨芸,比他们想象中要容易得多,毕竟她只是一个脆弱的小女生,连吓带唬就搞定了,既不像苏毓琳,也不像温怡。
巴山咂了咂舌头,吐了一口,奇怪地说:「这妞是不是牛奶喝太多了?一股奶味。」曲鸣目光一闪,抓住杨芸一只乳房,像挤奶一样,从乳根用力向下挤弄。杨芸痛得拧起眉头,红嫩的乳头被挤得翘起,忽然乳头一湿,渗出一滴乳白色的液体。
巴山头伸过来,「真是有奶了!」这是催乳剂的效果,能使刚刚怀孕的杨芸提前分泌乳汁,现在量还很少,但很快,杨芸的乳腺会越来越发达。
杨芸有些发怔,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沁乳意味着什么。那个戴眼镜的男生用力与她交媾,硬梆梆的阳具穿过弯曲的阴道,顶在她鼓胀的宫颈入口,传来一阵深入心底的震颤。杨芸极力克制着,还是被他奸淫到高潮。
杨芸滑嫩的蜜穴颤抖着收紧,柔腻的蜜肉夹紧肉棒,屁股挺起,喷出股股淫液。
在她的脚下,那只被砌在水泥中的雪臀被一根木棍塞紧,发情的阴道不时抽搐,淫液顺着木棍直淌下来,将木棍浇得湿淋淋,彷佛被水洗过。
方德才为难地看着两份成绩单,两份成绩外贸课都是优,但是除此之外都在及格在线下,其中曲鸣两门不及格,蔡继永倒有四门,按照规定,下学期不及格的课程必须重修,补考仍不及格必须留级。更重要是:两人的试卷有一半笔迹不同,很明显是互换了考卷。
滨大对作弊行为处理最严格,一旦查证属实,轻则劝退,重则开除。阅卷老师发现曲鸣和蔡继永试卷存在作弊嫌疑,才递到这位助理手中。
方德才叹了口气,提笔把成绩单的中等都改为良,不及格改为中等。曲董这个儿子真够他头痛了。
「小方。」扩音器里传来声音。
曲令铎摀住胸口,脸色有些发灰。方德才连忙倒了杯水,一边从口袋里拿出药物。
曲令铎摆了摆手,慢慢喝了水,脸色一点点恢复正常。自从五年前发现心脏有毛病,曲令铎就有意放开校务,但一边儿子太小,一边庄碧雯又咄咄逼人,方青雅与他是少妻老夫,从未操过半点心,现在放手,他实在放心不下。
曲令铎休息片刻,对方德才说:「关于新建校区的事,我考虑了一下,设立分校的提案不可行。现在的学生规模已经饱和,往后十年适龄学生会逐渐减少。
从这一点考虑,明年在现有校区内进行扩建已经足够……」正说着,有人敲门进来。
「曲董,正在忙吗。」曲令铎挺直腰背,平静地说:「没关系,请坐。」庄碧雯坐在沙发上,优雅地并起双膝。曲令铎浓眉下锐利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美貌的女人。庄碧雯今年三十九岁,丈夫去世后,庄碧雯接任董事,几年中,这个拥有法律博士学位的美女已经成为他最强劲的对手。
如果曲令铎再年轻几岁,根本不会把她放在心上。庄碧雯出身优裕,无论相貌、智商、背景、际遇都万中无一,但就因为她一生太过顺利,未免有些理想主义倾向。
在滨海大学的未来发展上,庄碧雯力主继续扩大规模,投入巨资来兴建研究院,同时启动生物、医药、经济、基础物理等多项研究工程。
庄碧雯的报告极为详尽有力,看起来可行性极高,但问题在于:庄碧雯并没有操作经验,目标虽然清晰,却把实施过程想得过于简单。即使能够在某个项目上获得成就,整体框架大而无当,过度分散投入,只会一事无成。曲令铎暗暗忖度,也许她也明白其中的利弊,只不过藉此逼宫罢了。
庄碧雯关切地说道:「世伯,是不是不舒服?」曲令铎与她公公同时创立滨大,所以她一向称曲令铎世伯。
「不要紧。你有什么事?」「是这样的。」庄碧雯坐直身体,打开活页夹,「关于学校扩充股份的事,我想咨询一下世伯的意见。」曲令铎顿时一阵恼怒,针对庄碧雯的扩校建议,曲令铎曾质疑这样大笔的资金投入对于滨大来说很难承担,本来是以此打消她扩校的念头,没想到庄碧雯立即提议扩股,重新核定滨大资产,新增一半的股份,向外界吸引投资。
这就意味着所有现任董事的股份缩减,对于其他董事来说,此举无关紧要,甚至有董事笑呵呵说多来几个人也好,打高尔球也有伴。但对曲令铎来说,这意味着他拥有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可能缩减为百分二十,甚至十五,同时意味着他发言权的减少。
「我和两位董事商量过,暂时先增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比较稳妥,总额控制在两亿到三亿以内……」庄碧雯详细述说她的扩股方案,曲令铎却充耳不闻。依照庄碧雯的议案,如果他要维持自己原有的持股比例,就需要拿出将近一亿的现金,而庄碧雯很可能同时大量买进,与他持股份额相等或者超过也并非绝不可能。
庄碧雯仍在述说着她漫长的方案,曲令铎已经失去听的兴致,他两手按住额头,觉得一阵眩晕。
「你怎么来了?」方德才轻轻关上门,对曲鸣说。
「我老爸还在里面?」「正在跟庄董谈事。小鸣,你这回的成绩……」方德才笑呵呵地摇了摇头。
「方叔上学时成绩怎么样?」「我?我上学的时候可是滨大最优秀的学生,门门功课都得优。」「所以现在是助理?」方德才笑了起来,「好小子,看不起你方叔啊。算了,我不跟你说了,这是你的成绩单。曲董心脏不好,别让他太生气。」曲鸣随手把成绩单扔到一边,「我想来问问我兄弟巴山的事。」方德才耸了耸肩,「也许你还不知道,你兄弟退学没多久,那个女生就失踪了。警方曾经调查过那个女生的交往情况,我想那个女生也许是自己走失,反正肯定不关你兄弟的事,就没有告诉警方。」「既然许晶——好像是这个名字——失踪,你兄弟重新办一下手续,下学期继续来上课就可以了。这个事情都包在我身上。」「那就谢谢方叔叔了。」方德才想拍拍曲鸣的肩,但曲鸣个子太高,只好作罢,正要说话,桌上的内线电话忽然响起,庄董事说:「方助理,你过来一下。」方德才匆匆说:「等我一下,还有件事告诉你。」曲令铎仍坐在原处,但脸上流露出无法掩饰的疲倦,他对方德才说:「有几项内容你记一下。首先,我个人反对扩股方案;其次,我认为这个方案暂时不要提交董事会讨论;第三,滨大扩建以建设研究院并非当务之急,改善校园条件,聘请优秀人才更重要;最后,对于扩股方案,我希望推后讨论,以三年为期限。
庄董事,这是我的回答。」庄碧雯似乎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答案,她神情自若地喝了口茶,然后说:「世伯的建议当然是对的,我会重新考虑方案的内容,在下个学期的董事会上提请讨论。」她嫣然一笑,起身说:「谢谢曲世伯,告辞了。」等庄碧雯离开,曲令铎无声地透了口气,「她是想让我死。」方德才表情冷峻,曲令铎是他的靠山,一旦曲令铎倒台,他在滨大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。方德才问:「曲董,要不要我跟另外几位董事联系一下?」曲令铎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说:「下个学期,就是明年了。」明年,自己又老了一岁。
曲鸣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,觉得无聊,便推门离开。旁边办公室的房门也同时打开,一个美艳妇人走了出来。她容色姣丽,穿着黑色的短裙套装,翻开的丝绸襟领上别着一枚翡翠别针,虽然已近中年,但她的皮肤依然白腻如脂,丰腴的身体曲线动人,尤其是那对美眸,顾盼间充满自信与知性的风采,甚至盖过了她迷人的熟艳风情。
那美妇与曲鸣擦肩而过,一阵铃声响起,她接通电话,柔声说:「婷婷,下课了吗?」「她是谁?」曲鸣从后面欣赏着她身影,这美妇有一条诱人的水蛇腰,臀部丰满圆翘,走动时腰臀轻扭,传来柔美的韵律。
刚从办公室出来的方德才说:「庄董事,滨大仅次于曲董的第二大股东。对了,那件事——现在校队解散了,你们红狼篮球社要作为滨大代表队参加下一学期的校际杯。」「校际杯?」曲鸣摸了摸下巴,「没问题。」方德才满脸堆笑,「连周东华都不是你的对手,这次校际杯你能拿到奖励,绝对能进入大联盟。将来成为超级巨星也轻而易举,哈哈。」曲鸣淡淡说:「大联盟?我没兴趣。」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

暴力强奸
点击:7204-1017:25美少女绑架事件
点击:48208-0403:31谁叫我爱上轮奸3
点击:29006-2702:58在公车上惨遭国中男生轮奸1
点击:31812-0113:07我不知道如何结束
点击:15803-2510:28女友少芳的游戏
点击:51807-0403:07奸淫女军官
点击:36006-1101:30三男轮番干一个美妇
点击:14203-2510:22绳捆美女的不归之路
点击:25204-0319:07强暴喝了春药的学姐
点击:10206-1402:38女警官强奸女刑警
点击:18403-2413:12在饭店宿舍上了她
点击:13907-0103:02摧残大波美女
点击:13707-0202:56处女的体香1
点击:52807-0203:01春药迷奸小姨子
点击:107411-2913:52轮奸别人发现女友被轮奸
点击:11404-0319:09爱上迷的刺激
点击:23903-1715:49吃药后的她已经嗨到爆
点击:24406-0901:36那年我才八岁
点击:18006-3001:55大破处
点击:23207-0202:57和男友的父亲我是怎么了
点击:105801-1210:02被侵犯的新娘子
点击:8504-2813:51一夜的亲身经历
点击:22006-2502:08迷奸处女老师
点击:73707-0503:12在火车上被陌生人强暴1
点击:17104-0116:49小雯的日记
点击:41307-0503:14女秘书被迷奸1
点击:12104-2611:46强上大哥的女人
点击:5804-2813:51网咖
点击:17406-1304:21将顶级车模操到潮吹
点击:15204-1114:33女医生被临时工夜袭
点击:7404-2813:52迷恋老婆的姐姐
点击:25806-2303:39湛琴年轻的女警遭轮奸
点击:38108-0804:28遭地铁色狼指奸
点击:13204-2813:54凶残迷奸
点击:8704-0814:46失乐园
点击:20506-2502:08老师迷奸学生
点击:23206-2203:22六年级女生浴室
点击:26403-3117:49被流浪汉夺走处女
点击:45507-0503:15迷奸班主任
点击:35206-2702:57我的处女膜在公车上被捅破1
点击:26406-2203:04从烈女到性奴隶
点击:73207-0303:40我被三个小男孩强奸
点击:57507-0303:40强奸处女艳尸
点击:93607-0202:58网咖干幼女1
点击:52607-0503:11强奸白衣美妇
点击:10704-1713:54陌生的男人
点击:37706-2603:53被小偷强奸的孕妇
点击:15606-1202:13酒醉后狂干女秘书
点击:25706-2502:07女友被迷奸暴虐
点击:75008-0403:31被老校工轮奸
点击:19506-1002:13无耻的后父1
点击:26906-1902:59美女被歹徒轮奸
点击:15603-1622:36中年人需要喂饱
点击:13707-0103:01姊妹同悲1
点击:32808-0303:08好朋友的马子
点击:26806-0800:43沦为色老头肉壶的雅婷
点击:26006-2303:37更衣室强暴女教师
点击:38806-2002:37八支阴茎轮奸
点击:49106-2603:54被35人轮上
点击:37507-0203:00迷奸强奸至协奸
TOP反馈